Navigation menu

新闻中心

引一壶竹酒,论天下英雄

五月,江湖、知己与诗;将乐、竹林与酒。
 
 
离人愁
李袁杰 - 离人愁
 
 
 
   中国是酒的王国。
   中国的酒,形态万千,色泽纷呈;品种之多,产量之丰,堪称世界之冠。
   中国是饮酒人的乐土,地无分南北,人无分男女老少,饮酒之风,历经数千年而不衰。
   中国是酒文化的极盛地,饮酒的意义远不止口腹之乐;在许多场合,它是一个文化符号,一种礼仪,一种气氛,一种情趣,一种心境。
   江湖、知己与诗
   诗酒结缘,似乎已成为中国古典文学的一个传统。
   酒与饮酒活动,被文人墨客们赋予了丰富的文化内涵。在历代文人的精神世界里,酒已是他们的精神寄托,是催生文字的酵母。
   一部中国文学史,几乎页页都散发出酒香,最具代表性的,当属魏晋文学、唐诗和宋词。
   李白和杜甫,中国文人的杰出代表,都终生嗜酒。李白自称“酒仙”,杜甫因有一句“性豪业嗜酒”,被郭沫若谥之为“酒豪”。
   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,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”(杜甫《饮中八仙歌》),“醉里从为客,诗成觉有神。”(杜甫《独酌成诗》)。
   假设没有酒,李杜的诗歌一定会少了许多韵味,我们今天读到的《李太白集》、《杜工部集》,也一定会薄了许多。
   庙堂上的酒,多彬彬有礼;江湖里的酒,多快意恩仇。
   江湖,是大碗喝酒,大口吃肉的豪气;是侠风义胆,开怀畅饮的豪迈;是不羁的人生,和惺惺相惜的豪情。
   江湖一壶酒,红尘万丈文。
   三生梦里,我们原是英雄,江湖常在,红尘路上,自有饮不尽的酒,江湖途中,自有写不完的诗;好酒如好诗,在大江中澎湃,在人心里沸腾。
   酒里自有江湖,江湖照见明月,明月相约诗文,诗文寄予知己,知己路过红尘,莫愁前路无知己。
江湖豪情一杯酒,总有知己伴浮生。
   将乐、竹林与酒
   酒,清冽似火,冷酷像冰;它缠绵如梦,凶猛似虎;它柔软如丝,锋利似刀;它能叫人超脱旷达,才华横溢;它能叫人忘却人世忧愁,自由自在,尽情翱翔;它也能叫人肆行无忌,沉沦深渊。
   竹,清幽脱俗,挺拔飘逸,弯曲不折,刚柔相济;像一个坦荡浩然的翩翩君子君;翠云接天,绿珠连地;万顷碧波,摇曳千里;倩影斑驳,呼风唤雨;可粗俗,也能精细,既能高雅,也甘愿卑微。
竹与酒,特性如此相似,又如此相爱相杀。
   竹筒酒的起源自东晋时期中原汉人南迁始,地处闽西武夷山东麓的宁化成为客家人休养生息的聚居地。
   客家人融汇南北方酿酒文化的精髓,以当地所产草药配置的酒液灌入茁壮成长的楠竹的竹腔中,酒在竹中生长,竹凭酒力葳蕤,融为一体,相得益彰。
   斗转星移间所获酒液清甜回甘,入口绵软柔爽,所得颜色金橙剔透、青碧晶莹,取名“青颜”用作颐养身心的活酒,不经意间开创了竹酒的历史,并随着客家人的八方游历,逐渐流传四海,誉满天下!
   古人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,将两者紧密结合,竹酒文化也成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中闪耀的明星。
   将乐客家毛竹山祖地,海拔在1500米左右,十万亩竹海,郁郁葱葱,延绵不断,此处竹林以富含硒土壤而闻名天下。
   竹筒酒选用优质高粱原浆酒,沿用客家祖传泡酒工艺,零污染、零添加、零甲醇之毛竹的竹腔作为载体,利用民族祖传方法将基酒灌注进活竹腔,让酒与竹在远离尘嚣的深山中一起自然生长,竹新孕酒,以竹饲酒,与竹共融,浑然天成,饱吸天地之灵气、日月之精华 。

  竹酒饱含天然竹汁、竹叶黄酮、竹叶抗氧化物、硒、锌、铁、多种维生素和氨基酸等活性成分。
现代医学研究证明,适量饮用竹酒,有抗疲劳、抗氧化、凉血解毒、舒筋活络、软化血管、清热去闷、延年益寿。
   酌一杯竹中美酒,是自然的馈赠,是悠远的召唤。
   美酒入喉时,终于,人与天地交融,返璞归真,那份清幽,也叫人豁然开朗。拥一缕竹香,如天籁之音回,让人无法捉摸,却又让人留恋往返,不能自拔,如痴如幻。
   十月,来将乐,我们“竹”酒论英雄。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
二维码